抄录的是鹿七七的《山河为你》

其他记录

2017年4月17日《镇魂》开拍。

2017年7月14日《镇魂》杀青。

2018年6月5日《镇魂》推广曲《时间飞行》登录网易云音乐

2018年6月11日网剧《镇魂》发布会,定档六月中旬。

2018年6月13日网剧《镇魂》优酷首播。

2018年6月20日网剧《镇魂》优酷播放量破3亿

2018年7月3日,网剧《镇魂》优酷播放量破10亿

2018年7月14日,朱一龙,白宇受邀参加湖南卫视《快乐大本营》录制。湘江岸三拜敬知音。

  2018年7月23日,朱一龙,白宇受邀参加《时尚芭莎》拍摄。

2018年7月25日,《镇魂》完结收官,万鬼同哭。

2018年10月5日,《镇魂》韩国中华TV上线。

2018年11月10日,《镇魂》优酷重新上线,百鬼齐贺。

让这个夏天的感动延续成冬天的温暖。

2018年12月15日,我仍然在坑底。

【镇魂同人】歧路行_贰

#巍澜


#芥子世界


#影帝澜×总裁巍


#人物归甜甜ooc归我


执笔:秦风不渡


001.


沈巍作为昆仑娱乐的执行总裁,做事情自然是要为自己的下属做榜样。例如,不可以公费追星,但是这条对沈巍来讲没什么用处。


沈巍做事向来隐秘,就连公司里也没有几个人见过他。沈巍天天公费追星的事自然也就没有人知道。但是,沈面知道得一清二楚,沈巍追的明星不是别人,正是自家公司旗下的艺人,年纪轻轻就拿下了影帝之称的赵云澜。


对此,沈面只想来一句:“呸!臭哥哥。”


沈巍是什么时候粉上赵云澜的呢?大概是赵云澜刚出道不久那会儿,他出道演的第一部电视剧是个小配角,但是沈巍一眼就相中了他,把他签了下来,交给了金牌经纪人祝红去带他。


沈巍扫了一眼办公桌上的剧本,仔细的挑选着,“ 就这部《镇魂》吧,赵云澜肯定也会挑这一步去拍的。汪徵,帮我安排一下。”沈巍抬起头来,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眼里满是藏不住的笑意。


“沈教授……真的要用这种方式来接近赵处?为什么不换一种方式呢?”汪徵有些担忧地看着沈巍。


娱乐圈的水向来深得很,插进去了,可就是出不来的那种,万一在让人知道了沈巍的真实身份,那可真是了不得。


“这种方式不会让他起疑心,而且这部《镇魂》跟我们很像,不是吗?” 沈巍说,“你去知会一声祝红,然后我们今天晚上老地方见面。”


“我知道了。”汪徵点了一下头,便离开了总裁办公室。


“红姐,沈总已经把剧本挑好了,他让我过来告诉你一声。”汪徵把剧本放到了祝红的办公桌上说,“还有,今天晚上老地方见面。”


祝红点了点头说:“行了,知道了,还有事没有?”祝红扫了眼剧本,“你别告诉我沈巍他要亲自下水趟这趟浑水。”


汪徵点了点头。


祝红拿了一片薯片嚼了嚼骂道:“md死给。”


美食街;常亭烧烤


“沈老师,您真的要亲自下水?”祝红拿根烤串说,“娱乐圈的水深着呢,万一您的身份给人给扒出来了,我们该怎么解释?”


002


沈巍点了点头“只有这样才可以接近他,而且他也不会怀疑。”沈巍说,“别的方式……实在是太有辱斯文了。”沈巍推了推眼镜。


众人皆是一脸蒙圈,他们不明白包养赵云澜怎么就有斯文了,再说了,总裁包养明星不是最常见的吗?


“林静,《镇魂》男二有消息了吗?”沈巍看着吃着烤串儿的林静说。


“沈老师,男二还没有定住,但是男一已经内定了就是老赵。”林静把手里的烤串吃完后,抬起头来看着沈巍说,“要不我帮您安排进去?”


沈巍点了点头“行了,天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沈巍站起来叫来了服务员替他们结了账,坐上车就回去了。沈巍让司机把车停在离小区不远的地方,付了车费自己徒步走回去。


沈巍站在自己家门前开门走了进去,回头看了一眼对门关上了门。是了,没错,对门就是赵云澜的公寓。


沈巍把自己身上的西服换了下来,换了一套居家服。突然听见门铃响起,沈巍连忙过去开门。他没有想到敲他家门的人竟然是自己心心念念的赵云澜。


沈巍把赵云澜拉进自己家里,重重的关上门。阴着脸看着赵云澜。“赵云澜你胃病是不是又犯了?你能不能好好照顾自己?你要是出了事……你让我怎么办?”沈巍的声线很好听,带着种天然而并非刻意而为的低沉感。当然最后一句话是沈巍在心里说的。


赵云澜捂着肚子,表情有些扭曲,过了许久,他才缓过来说:“你……是个私生?”赵云澜说完这一句话就晕了过去,眼看就要跌在地上,幸亏沈巍手疾眼快的扶住了他。


次日;清晨


赵云澜是被一阵粥香给馋醒的,他清醒过来的第一反应是这不是在自己家,他仔细想了想,好像他昨天晚上敲了敲对面的门,然后被人给拽了进来,然后就晕了个彻底。


过了半分钟,他才看见守在床前的沈巍,他先是被吓了一大跳。“那个……昨天晚上谢谢你。”


沈巍端着粥碗,看着赵云澜眼里满是柔情,“你醒了,先把粥喝了吧,不然凉了。”


赵云澜接过粥碗嘬了一口粥又说了一声谢谢,他顿了顿说“谢谢你,不然我昨天晚上可真是要病了。”


“不用谢,那个可以在我的本子上签个名吗?”沈巍从一旁的桌上拿了一个黑封皮的笔记本给赵云澜。


赵云澜接过本子在扉页上大大方方,利利落落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你叫什么名字?”


“免贵姓沈,沈巍。”沈巍推了推眼镜,笑了笑说。


“沈巍……好名字。”赵云澜从嘴里念叨了一遍这个名字,他话音刚落,沈巍桌子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沈巍拿过手机接了起来。“好的汪徵姐,我这就过去。”


沈巍说完挂掉了电话,一脸歉意的看着赵云澜。“抱歉,公司临时给我安排了工作。”


“啊,没事,你也是昆仑娱乐的?”赵云澜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说,“我一会儿也该去工作了。”


“嗯,对,我是个18线的小演员,根本没有人记得我。”


003.


昆仑娱乐;


“汪徵姐,今天叫我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安排给我吗?”沈巍不会是神威,很快就进入了角色,推了推眼镜规矩的坐在了汪徵面前。


汪徵听到这一声姐,可吓的就要给沈巍跪下,但是他还是忍住了她压低了声音说:“沈教授……您角色进入的真快。”


汪徵清了清嗓子“今天叫你来是因为上面给你安排了一部双男主的电影,名字叫做《镇魂》,上面准备捧你,和你搭戏的是赵云澜,赵云澜你也应当认得。”汪徵把剧本推到沈巍面前,“你先回去好好准备准备,这部电影,一周后开播。”


沈巍点了点头,便离开了,他上了电梯直奔副总裁办公室。


沈面正用着办公室的电脑刷着对家轮回娱乐旗下的艺人罗浮生的消息,他哥突然推门而入,着实吓了他一大跳。


“哥,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沈面手忙脚乱的关掉了阅览器慌慌忙忙站起来看着沈巍。


“……我今天过来就是告诉你,我不在的时候,你要好好打理公司不许给我搞幺蛾子,行了,你继续看吧,我走了。”沈巍说。


“好的,哥,哥,你放心去拍电影吧。”沈面一听这话如蒙大赦,只要他哥一走他就可以官方追星了。


一个星期之后,《镇魂》如期开始拍摄,沈巍一早便到了片场,今天不用拍戏,今天主要是举行开机仪式,跟各个人员互相认识一下。


片场;


这导演不是别人,还是个熟人,导演是来自轮回娱乐的獐狮。


这獐狮不但是个著名导演,更是赵云澜的干爹,轮回娱乐总裁赵心慈是赵云澜的父亲,獐狮和赵心慈又是拜把子的兄弟。


沈巍前脚刚到,赵云澜后脚就到了。赵云澜看到沈巍有些诧异,她走过去站到沈巍面前。


“你好,我姓赵,云澜沧海的云澜。”赵云澜朝沈巍伸出手笑了笑。


“免贵姓沈,沈巍。”沈巍说。


两个人互相寒暄了一阵子,然后赵云澜十分自来熟的拉着沈巍坐下,给他倒了一杯矿泉水。“特殊时期先喝矿泉水吧。”


“谢谢。”沈巍接过矿泉水瓶喝了一口,道了声谢。


“理应是我谢谢你才对,那天晚上真的是谢谢你了。”赵云澜说,“对了,有微信吧,我加上你吧。”


沈巍打开微信二维码,让赵云澜扫了扫加上自己,给他改了备注为阿澜,沈巍的心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猛地抽痛了一下。


赵云澜打开微博跟沈巍进行了互相关注,他发现沈巍的粉丝实在是少的可怜,连20个还不到。


沈巍微博发布了自己的第十条状态,是《镇魂》开机的消息,还附上了自己的照片。


赵云澜第一个转发并评论:一起加油鸭!


历时一年,《镇魂》终于全部拍摄完成,沈巍和赵云澜的关系也更近了一步。


发布会现场


“今天不但是《镇魂》的发布会,更是云澜的生日,之所以选在这个日子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是因为云澜三年前出道时也是在这个时间。”獐狮说,“另外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镇魂》将于本月18号全国院线上映,龙城院线《镇魂》片尾更有彩蛋。”


6月18日,《镇魂》上映当天,播放量突破500万大关,沈巍更是凭借着《镇魂》大火,五日之内粉丝突破百万。


004.


两人因为《镇魂》的缘故,暂时绑定到了一起,两人经常参加各种活动。


昆仑娱乐


“你们两个一个星期之后去参加一档综艺节目。是龙城TV主推的《坦白吧》”汪徵说。


沈巍看了一眼赵云澜想了想说“我没问题的。”


“对了,《镇魂》推广曲明天要录一个新的mv。”祝红突然插了一句嘴。


“唔,龙城TV的《坦白吧》录制完成之后就没有别的事情了吧?”沈巍说,“最近档期有点多,我有点累。”


“没有其他事情了,但是今年的奥斯卡金像奖,还有电影华表奖提名了你们两个以及《镇魂》龙城TV的《坦白吧》录制完成之后就没有其他事情了。”祝红说。


沈巍在录制《坦白吧》的时候,向全国人民公布了自己的身份,以及和赵云澜一起宣布了恋情,公开宣布出柜。


当天晚上微博瘫痪十个小时,三日之后,昆仑娱乐组织发布会,沈巍赵云澜正式宣布恋情公开自己的身份。


005.


12月份的时候《镇魂》和两位主演都获得了华表奖。


第2年1月份的时候沈巍赵云澜获得了奥斯卡金像奖,沈巍是第一个以娱乐公司总裁的身份获得奥斯卡金像奖的人,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同时,沈巍的微博认证多了“昆仑娱乐总裁”的头衔。三个月的时候,两人去荷兰领证。


4月8日晚上12点, 沈巍,赵云澜同时更新微博,配图是两个人的结婚证。


这一举动又导致了微博瘫痪。


7月25日,两人一同参加《龙城时尚》专属访谈。


7月30日,两人同时参加《龙城日报》专访。


8月20日,两人受邀做客龙城大学校园广播台。


8月30日,两人又参加龙广播电视台访谈节目。


次年4月16日,两人在龙城大学的草坪上结婚,并彻底息影。


2035年4月8日,赵云澜,沈巍复出,二人携子参加《爸比去哪儿?》


                                                                   end


2018年半年总结 下

上半年实在是没什么好写的因为我一直在准备中考鸭,所以就直接下半年吧

下半年怎么来说呢,总体来讲还是非常可以的也就是还可以,我是六月下旬入的《镇魂》,然后总体产出就全是镇魂相关了。

政斯就只有一篇,喜欢上了龙哥和bygg,还有因为《镇魂》我认识了我这辈子都大概不可能忘记的人。

 @九琰 谢谢你,曾路过我的世界,我还是喜欢你啊,你大概这辈子就得住在我心里了。

  2019,加油冲鸭!  就未来可期吧!

今天我们这里下雪了!

开心死了,这意味着我过上了要每周一顿火锅的幸福生活。

我要疯辽!

其他

我们两个是光明正大的在一起的,我们凭什么躲躲藏藏?我们端端正正的出现在世人眼前不可以吗?

我这辈子就要你一个人,谁说也不成,他们说他们的,我们活我们的。

你这个人啊,是让我一眼动心的。

【镇魂同人】歧路行-壹

#巍澜 /其他cp有涉及

#芥子世界

#支教教师巍×杂货铺老板澜

#特调处全员转世带记忆,沈巍斩魂使身份不变,只有赵云澜没有记忆。

#人物归甜甜,ooc归我

执笔:秦风不渡

001.

沈巍坐上了由龙城到清溪镇的公交汽车,一路颠簸,终于在晌午之前到了清溪镇的汽车站然后沈巍就见到了蹲在地上旁边还竖着一小块牌子“迎接教师——沈巍”的赵云澜。

沈巍在赵云澜的面前站定眯眼打量着赵云澜轻轻咳了一声。

赵云澜这才有了反应站了起来愣愣地看着沈巍“你就是来我们镇子支教的沈巍老师吧?这么年轻。”赵云澜看了看沈巍说,“我姓赵,赵云澜,云澜沧海的那个云澜。”

沈巍推了推鼻梁上架着的眼镜轻轻一笑说:“免贵姓沈,沈巍。”

“哦,你来我们镇子上支教的这几年就住在我们家了。”赵云澜说,“我们家离学校蛮近的,上车吧,我带你去我家。”赵云澜拍了拍自己的自行车车座说。

沈巍只是点了点头就上了赵云澜的自行车,沈巍情不自禁的把手环上了赵云澜的腰用极轻的声音喊了一声“云澜……”可惜赵云澜只顾着骑自行车和胡思乱想了没有听见。

002.

赵云澜把自行车停在了一间杂货铺前他转头对沈巍说“到了,我家。”

“你家……是个杂货铺?”沈巍推了推眼镜有些诧异,他记得赵云澜应该是清溪镇镇长的儿子才对啊。

“跟父母闹翻了,这里之前是我爷爷的,不过现在是我的杂货铺了。”赵云澜把自行车停好说。

沈巍点了点头,“那边就是镇小学吗?”沈巍抬手指了指跟杂货铺只有一条马路之隔的镇小学说。

“是啊,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想搬到这里来,我之前总是觉得学校里应该是有个人在等我的,但是我不知道是谁。”赵云澜把店门打开让沈巍进去。

他没有注意到的是沈巍的手轻轻颤抖了几下。

“哦,对了,我家还养了一只猫,是只黑猫,大名大庆,小名死胖子,我跟你说我家这只猫可神了别人炸的鱼他不吃就吃校门口老李叔炸的,这个点他应该在校门口了。”赵云澜顺手从货架上拿了一根棒棒糖剥开说,“我先领你去你的房间看看吧。”

沈巍点了点头跟着赵云澜去了他的房间。

“咳,这间杂货铺有点小,咱俩只能先拥一张床了,不过你放心我睡觉可老实了。”赵云澜看着沈巍皱起的眉头说,“你别皱眉了,你皱眉不好看。”

赵云澜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他对沈巍完全没有戒心,就好像他们之前就认识一般。

003.

“我不介意的……云澜,我以后可以这么叫你吗?”沈巍把自己的行李放下说。

“啊,可以的,不过你其实可以喊我二宝的。”赵云澜挠了挠头说,“那帮小崽子们也该放学了,我去铺子里了。”

沈巍在不知不觉间笑出了声又后知后觉的掩盖了过去。

赵云澜去了杂货铺,偌大的房子里只剩下了沈巍一个人,沈巍叹了一口气缓缓开口道:“来了就出来吧。”

大庆喵呜了一声从暗处走出来蹭了蹭沈巍的裤脚“大人……”

沈巍把大庆抱起来揉了揉说:“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了,其他人都怎么样?”

“其他人的记忆全在,但只有老赵没有关于我们的记忆。”大庆喵呜了几声说。

“我看这四合院不是云澜一个人住吧?”沈巍观察的细致沈巍又撸了几下大庆说。

“嗯,左边那一间是隔壁裁缝铺夫妇俩住的,也就是汪徵和桑赞,右边是老李住的,老楚和小郭不住在这里,他们住在二里街,过去这个胡同就是。林静住在学校的宿舍里,祝红也住在二里街,他们都跟老赵挺熟的。”大庆说,“厨房在那边,以后我们就有劳大人了。”

“都是应该的,不劳烦。”沈巍笑了笑说。

杂货铺;

“我怎么觉得我见过这个沈巍呢?”赵云澜心想,“算了,没准以前真的见过呢?只是我不记得了,人家今天刚到清溪今天晚上总该给人家接风洗尘。”赵云澜揉了揉眉心说。

四合院;厨房;

“大人,您见谅哈,老赵他一般不动厨房的,都是老李和汪徵用这个厨房,所以也没有多少食材。”大庆看着沈巍阴下来的脸讪讪的开口说。

沈巍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看着大庆沉思了许久才开口说:“菜市场应该是在二里街吧?”

二里街;菜市场

沈巍仔仔细细的挑着土豆,这个菜市场里只有土豆是最便宜的,沈巍买完了土豆有买了一条草鱼打算炖汤。

“是,大庆啊,来,小黄鱼给你。”鱼摊的老板看见大庆扔了一条小黄鱼过去。

大庆讨好似的喵呜喵呜的直叫。

他们俩回去的时候碰见了楚恕之和郭长城,是郭长城先认出沈巍来的。

“沈教授,好久不见啊。”郭长城高兴的擦了擦眼泪。

“呆鹅,好端端的哭什么?”楚恕之看着郭长城翻了一个白眼,“沈教授,我们可把您给盼来了。”楚恕之看着沈巍说。

004.

沈巍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大庆,我们该回去了,不然云澜该找了。”沈巍顿了顿,“有空的时候过去吧。”

沈巍回去的时候赵云澜还在杂货铺没回来,沈巍便开始处理土豆,处理到一半的时候赵云澜回来了。

“呃……沈巍,你这是在干什么?”赵云澜见到厨房里多了一个人一时有些不习惯。

沈巍顿了顿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借厨房做晚饭。”沈巍向来惜字如金回答的十分简短也不解释什么就好像这一切是理所应当一般。

赵云澜揉了揉眼睛说:“我还以为像你这样文质彬彬的老师不会下厨房呢,我这样是不是赚了啊,我只是提供了一个住处就收获了一个会做饭的老师,还是个大美人。”赵云澜笑了几声说。

“你去洗洗手,一会儿就好了。”沈巍的语气就像在一起生活了很久的老夫老妻一样。

赵云澜也没太在意安安静静的坐在饭桌的前面等着晚饭做好。

等沈巍把晚饭都端上桌之后赵云澜搓了搓手夹了一筷子土豆丝尝了一口。

“呜呜呜呜……怎么这么好吃!沈巍你不应该当老师,你应该是厨师!”赵云澜吃完之后赞不绝口的夸赞着沈巍。

“你喜欢就好。”沈巍笑了笑说,眼里全是宠溺。

两个人用完了晚饭已经是七点半了,按照往常赵云澜早已经钻到被窝里头了,可如今因为沈巍的到来,赵云澜拘谨了不少,也没像往常那样光着上身在院子里乱逛。

“你……平常怎么来就怎么来就是了,不用在意我。”沈巍推了推眼镜说。

赵云澜一听这话眼睛亮了起来,立刻脱下了上衣钻到了被子里“我给你暖暖被。”赵云澜讪讪的笑了笑。

沈巍的注意力全在赵云澜背上的疤痕上面沈巍颤抖着伸出了手想要触碰那道疤痕“你背上是怎么搞得?”

“你说我背上的疤痕啊,不碍事的,小时候不懂事,把人家田里的瓜给偷了,让老赵拿藤条抽的。”赵云澜满不在乎的说。

沈巍的眸子暗了暗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手抖的厉害。

“诶,沈老师,我有个不情之请,那个就是你每天晚上可以教我识字吗?那个我其实认识的字挺少的。”赵云澜挠了挠头说。

就这样沈巍在赵云澜家里了住了下来,白天去学校,晚上就在家里教赵云澜识字,还有每天晚上赵云澜睡熟时的一个轻飘飘的吻。

005.

渐渐的赵云澜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他开始晚上装睡眼睁睁的看着沈巍亲吻自己,终于有一天他装不下去了。

沈巍把衣服脱了俯身下去轻轻的亲了亲赵云澜的双唇,那吻十分的轻柔却又无比的坚定。“云澜,晚安。”在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赵云澜睁开了眼直勾勾的看着他。

“沈老师……你这事办的也太不地道了吧?喜欢我也不告诉我,每天晚上偷偷的亲我,不过,有一件事我们两个一样——就是吧,我其实也喜欢你。”赵云澜看着沈巍说。

沈巍心里那根名为理智一直压制着他的弦“啪”的一声就断了。

两人颠鸾覆凤好一阵子,哪里还记得今夕何夕。

次日一早赵云澜揉着腰睁开眼时沈巍已经去学校上课了还很细心的留了一张纸条“锅里有白粥,记得热热再喝。”

赵云澜咂了咂嘴开始回想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这沈巍的腰怎么怎么软?还有啊入肉的也太准了吧?还有我总该给人家一个说法。”赵云澜轻轻啧了一声,想了想决定回趟家跟自家老爹坦白,大不了就再挨一顿抽。

赵家;客厅

赵云澜进了客厅看见赵心慈坐在沙发上扑通一声就给赵心慈跪下了。

赵心慈头也不抬继续看手里的报纸表情很正常但是赵云澜却读出了“看在你是老子儿子的份上,老子给你一分钟陈述,说完抓紧滚,老子不想看见你。”的复杂表情。

“爹,儿子不孝……儿子把人给睡了,呃,其实是他把儿子给睡了。”赵云澜用不亚于电视里新闻联播的声音语速极快的跟赵心慈陈述完了,末了他还加了一句“是个男的,叫沈巍。”

赵心慈一听这话正欲发作听到沈巍这个名字之后又立刻蔫了“挺好的,你也该成个家了,有没有那个红本本没有关系,他对你可好?”赵心慈说完之后就后悔了,沈巍之前本就是一心一意待赵云澜好的,这会儿都来寻他了自然是全心全意对赵云澜好的。

“诶?老赵你今天咋了?不抽我了?”赵云澜整个人都蒙了,按照往常老赵都会抽他的呀,今天这是怎么了?

赵心慈想了想叹了一口气说:“要不然你带着沈巍搬回来住吧,这么大个房子只有我和你干爹两个人住在一起看着怪冷清的。 ”

“成,话说到这份上我干爹呢?”赵云澜看了看周围并没有看见自己那个干爹。

“他替我去开会了,天冷了,不想动。”赵心慈说完这句话手下意识的揉了揉腰。

“那我就走了啊,有空的时候带着沈巍回来看您。”赵云澜说,赵云澜心下了然。

他之所以搬到爷爷家住就是因为自己这个出过国的干爹,看自家亲爹这架势怕是和自己一样。

                                        end

【镇魂同人】月满西楼

#巍澜古风


#废太子巍×丞相公子澜


#私设如山


#人物归甜甜ooc归我


执笔:秦风不渡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沈巍头一次见赵云澜是在自己17岁那年,分明是个公子,却那般同个地痞流氓似的。


那天正好是年关宫宴诸臣可携家眷入宫参宴,沈巍虽是皇后所出,更是太子,但是却并不受皇帝重视。像是这种宴会他向来是不屑于参加的,因为那个一心一意向着自己的人已经不在了。


他看着自己的父亲和其他的兄弟在那里父慈子孝,就觉得厌恶。兄友弟恭?呵。


他路过亭廊时,正好看见在花园中折梅花的赵云澜,他皱了皱眉“为什么?这个人和皇叔好像?”


身旁跟着的沈甲想要制止赵云澜,却被他给阻止了。


他径直走到那株梅花树下,抬头仰望正在树上的赵云澜,他轻轻咳了一声,却没想到把人给惊了下来。


他伸手拦住即将和大地母亲亲密接触的赵云澜。


“咳,你还不从殿下的身上起来?”沈甲看着赵云澜说。


赵云澜大概是看痴了被沈甲这一提醒,这才从沈巍怀里出来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见过殿下。”


沈巍轻笑了一声说:“你也是来参加宫宴的?”沈巍用余光仔细的打量着赵云澜。“你是赵丞相家的公子?”


“……是。”赵云澜说,“赵云澜。”他悄悄抬眼打量沈巍,赵云澜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给自己一种熟悉的感觉,似乎是见过但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殿下,年关宫宴快开始了,您实在是不应该迟到的,否则陛下又要说您了。”沈甲说。


“沈甲……哎,罢了,赵公子也一同前去吧。”沈巍看了眼沈甲叹了一口气说。


“殿下先请。”赵云澜目送沈巍离开,等沈巍离开之后他咂了咂嘴,“这个太子殿下一点儿也不像民间所言,我就觉得挺好的,就是吧,太过于君子端方了。”赵云澜十分中肯的评价道。


赵云澜慢慢悠悠的溜达到了太极宫,理了理自己身上的那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青衫,晃晃悠悠的坐到了自己的席位上,然后不出所料的被自家老爹逮住一顿数落。


“太子殿下驾到!”黄门高声唱念道。


沈巍抖了抖自己身上的狐裘,扬唇一笑走进了太极殿,坐到了自己的席位上,一台眼就跟赵云澜目光相撞了。沈巍穿着的是一件月白色的狐裘,但是他穿着并不合身。有眼尖的大臣认出了那件狐裘却也并不说什么。


这些大臣们啊揣着糊涂装明白,他们都知道这件狐裘是什么人的,也就是因为那个人,皇帝才和太子的关系不好。


“爹,要不我把这个太子拐回家?给您当儿媳妇儿,您看怎么样?”赵云澜眯起了眼,他说话的声音不大,只够他和赵心慈两个人听见。


可惜了,沈巍的听力向来是极佳的,而且他就坐在赵心慈的旁边,听见这句话,耳根子由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混小子,太子殿下也是你能随便编排的吗?”赵心慈瞪了一眼赵云澜说。


年关宫宴无非就是一些舞姬们在那儿跳舞,十分的无聊。这种无聊一直持续到皇帝宣布废掉太子沈巍,立三皇子沈权为新太子。


朝臣们一脸震惊,面面相觑。


沈巍这个人平日里并没有太多过错,为人处事也有着他这个年龄段不该有的稳重。


沈巍本人倒是没有太大反应,反而十分的冷静就好像似乎早就料到了有这一天一样。


沈巍朝沈甲招了招手。“沈甲,把太子印玺给三弟吧。”沈巍十分平淡的开口就好像被废掉的人不是他一样。


“儿臣多谢父皇,谢父皇,放过儿臣。”沈巍的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沈巍说完之后就转头离开了。


赵云澜悄悄地跟了上去,好吧,也不算悄悄的,就光明正大的跟在了沈巍的身后。


相比于其他皇子的宫殿,沈巍的东宫当真是冷清的吓人。除了沈甲和一个从小照顾他到大的嬷嬷之外,便再也没有其他人。


“嘿,殿下,不是我说啊你这儿也太冷清了吧。”赵云澜摘下发完让头发散下来。“我跟你说,这玩意儿太重了,压的我脖子疼。”


沈巍回头看着赵云澜,有那么一瞬间,他愣在了当场。“皇叔……”沈巍失神的片刻,片刻之后又恢复了过来。


“殿下,那位的东西也一并带去宫外的皇子府中吗?”沈甲说。


“带过去吧。”沈巍摆了摆手看着赵云澜说。


两天之后,沈巍顺利地搬入了与丞相府只有一墙之隔的公子府中,赵云澜从此过上了每天翻墙去找沈巍的生活。


这种生活一直维持到有一天,他把沈巍灌醉,他发誓她只想看他撒酒疯而已并没有其他的想法。


赵云澜扶着沈巍回到了他的房间,扶着他躺下。“哎呀,小巍,你这酒量也太差了吧?怎么三杯倒啊?”


他正欲离开沈巍却死死抓住了他的手不放开,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


赵云澜凑到他的嘴边才听清楚他说的什么。


“皇叔……你回来了?小巍好想你,小巍求你别再离开我了好不好?”


“小巍,你说的皇叔是谁?”赵云澜皱了皱眉,他已经隐隐约约的猜到了是谁。


“他被我这一辈子最敬爱的父皇杀死了,就为了权力,我讨厌父皇。”沈巍的声音里带着些许哭腔。


“是……昆仑君吗?”赵云澜说。


“赵云澜,你知不知道你跟我的昆仑皇叔长得很像,我第一眼见你,我以为是皇叔回来了。”沈巍说。


昆仑是谁?昆仑是当朝皇帝唯一的弟弟,但是十年前那一场根本就不存在的所谓的政变中,昆仑被如今的皇帝给亲手杀死在了桃林,而沈巍就是在那场政变之后跟皇帝闹翻的。


沈巍自小便是一个人,皇帝和皇后都不喜欢他,只有昆仑会陪着他,沈巍对昆仑的感情十分深厚所以才会跟皇帝闹翻。


赵云澜的脑袋有些乱,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脑袋有些乱,在他的记忆里似乎也有一个叫昆仑的人出现,只不过那个人的出现总是模模糊糊的他记得不大清楚。


赵云澜安顿好了沈巍翻墙回到了丞相府,没想到直面撞上赵心慈。


赵心慈只是看了他一眼,叫他先回去休息,明天一早去他的书房找他他有些事情要告诉他。


赵云澜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做了一个很奇怪,但又说不上来的梦,他只依稀记得梦里的场景好像真实发生过。


他梦见梦中一袭青衫的男子分别牵着两个男孩子往桃林深处走去。


青衫男子蹲下身子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发顶,柔声说:“现在你们两个就呆在这儿等一会儿,无论发生什么都不可以出声,晚上的时候会有人来接你们回家的,我要离开了,云澜你是个大孩子了,你要保护好小巍。”


紧接着就是血流成河。


赵云澜从梦中惊醒,发现第一缕阳光已经刺破了漫无边际的黑夜。


书房;


赵心慈见赵云澜过来也不废话,让他直接坐下,自己则直入主题。“云澜,你应该知道了吧?你其实并不是我和你母亲儿子。”赵心慈扫了一眼赵云澜他顿了顿继续说道,“你是昆仑君唯一的后人,你是他的亲生儿子,但是由于某些原因,你不能以皇室宗亲的身份出现。而我是昆仑君的朋友,所以我把你收养了,你的身份从那时起便是我唯一的儿子了。”


赵云澜轻笑了一声“小巍说我像昆仑的时候我就已经猜到了,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是猜对了。”赵云澜看了一眼赵心慈说,“无论我是不是您亲生的,但是我始终是您跟母亲的儿子,不是吗?父亲?”


一瞬间,赵心慈的脸上老泪纵横。


再后来,老皇帝去世,传位给了沈巍。


“小巍啊,你是昆仑替我挑选的继承人。”这是老皇帝临终时对沈巍说的话。


沈巍成为了新皇帝之后,十年前的那场所谓的政变主谋昆仑君身上背负的所有冤屈都得到了昭雪。


而赵云澜则多了一个皇室宗亲的身份,但是他仍然是赵心慈的儿子。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