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风不渡

更名秦风不渡,陆羡之仍是我秦川有殊不知墨暖仍是我以后发文皆用秦风不渡。
秦墨不暖是个人tag
沙雕文手是我没错了
主产:
巍澜 楚郭 政斯

【政斯】乌夜啼『大秦全员向男子天团』

@冷依
   执笔:秦风不渡
——分割线——
   李斯最近很心虚,心虚的很。原因是每次他家政哥见了他都笑的非常灿烂,他怀疑嬴政是不是知道自己私底下剪他鬼畜的事情了。
    是的,没错嬴政是大秦男子天团的成员之一而李斯是他的专属填词手。
     李斯除了是嬴政的专属填词手还是嬴政粉丝团的团长。行吧,这件事情嬴政的粉丝们基本都清楚。但是李斯的另一个身份可就没人知道了他还是B站鬼畜区著名up主。
  “李斯,政老大找你。”冯疾说。
   “哦,好。”李斯慌忙关了自己正在剪的视频跟着冯疾去嬴政的练歌室。
    冯疾把李斯领到门口拍了拍李斯的肩膀“通古啊,你自求多福吧,政老大今天心情挺不好的。”
     李斯擦了擦额角的汗推开门走了进去,很快他后悔了,因为那个大屏幕上放着他剪的那个鬼畜《千古一帝》。
      “老大,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李斯小心翼翼的开口说。
        “通古,你来了啊,过来坐。”嬴政拍了拍自己身边的空位说。
          李斯现在心虚的不行不行的“呵呵呵,不用了不用了,您说事就成。”李斯说。
    “我叫你过来你过来就成了,你怎么这么墨迹了?”嬴政似乎有些生气。
     李斯想了想为了自己的腰还是认命的坐了过去。
     “通古啊,这《千古一帝》的鬼畜剪的挺好的哈,就是这歌不怎么样,你懂吧?”嬴政挑了挑眉伸手攀上了李斯的肩。
     “我明白了,这歌确实不怎么样,我这就回去给你搞。”李斯说。
         “你别着急啊,这个是你剪的吧?”嬴政说。
       “老大,我错了!别扣我工资!”李斯见此知道瞒不住了只能认错。
        “挺好的,继续保持,我给你当原唱怎么样?”嬴政虽然用着询问的语气实则是命令。
     “挺好的,我觉得我这个粉头可以活动了。我回去就发微博。”李斯突然高兴了起来。
     嬴政突然亲了李斯一口拍照发微博,动作一气呵成没有半点犹豫。
      微博首页瘫痪。
       #政斯 亲吻#在微博热搜上连挂了三天。
    李斯愣了愣后知后觉的推开他“阿政,现在是公共场合。”
   “怕什么?”嬴政说。“行了,你回去搞填词吧。”
    “我……嗯。”李斯说,“今天晚上吃火锅怎么样?”
      “嗯。”嬴政说。
     嬴政发现李斯就是B站鬼畜区up主的事情也是偶然。
    那天他正好经过李斯的办公室,他走了进去往电脑桌上一瞧,正好瞧见李斯的微博小号“藏不仓”微博认证是B站知名up主,好奇心驱使着嬴政。
    他就那么往下一滑就看见了李斯的置顶
    “我永远喜欢嬴政大大!呜呜呜呜呜呜他真好!爱他。”
      再往下滑就看见了《千古一帝》的鬼畜嬴政的脸登时黑了一大半,然后他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利索的登上自己的B站账号搜“藏不仓”关注。
    微博更是利索小号都没切直接大号关注藏不仓。
    李斯回来的时候看见嬴政关注了他的小号当时脸上别提多精彩了,当时就差晕过去。
     三天之后,藏不仓更新了微博。
“【嬴政】千古一帝2.0顺利产出感谢嬴政大大倾请献唱李斯大大填词!@嬴政@李仓鼠不爱吃栗子。”
    一时间政斯女孩如雨后春笋般的蹭蹭蹭的往外冒。
    与此同时,嬴政和李斯同步更新微博。
   嬴政V:你是我恋恋不忘,是我心上朱砂余生一起走可好?@李仓鼠不爱吃栗子V
李仓鼠不爱吃栗子V:你是春日微光,你是夏日微风;你是秋日朗月,你是冬日白雪。 你是我的恋恋不忘,你是我的心心念念,你是我的眉间朱砂,心上月光。 你是我的余生。 你是我的浮生三千。余生无论如何,我陪你走。@嬴政V
    政斯女孩儿们纷纷表示:
     我磕的两位蒸煮的CP变成真的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自打两人在微博上公布之后,嬴政每天都会定时定点的发照片。
   李斯紧随其后,有时候是短诗,有时候是句子还有的时候转发嬴政发的照片。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就是虐死你们不偿命。
                                        end
     

  
    
    

    
   

【镇魂同人】相行去

#巍澜

#短打虐心向

#依旧是人物归甜甜,ooc归我

执笔:秦风不渡

——这是分割线——

沈巍离开了,离开的很快,悄无声息,甚至连一点念想都没有给赵云澜留下。

沈巍离开的那天夜里下着雨,赵云澜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倾盆大雨,雨很大,就像沈巍为他求药那天一样。

赵云澜摸出了烟叼在嘴里点上,一夜之间,他仿佛又变回了没遇到沈巍之前的样子。

不颓废,却让人看心疼。

赵云澜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他挣扎着起来喊了一声小巍,发现并没有人回应。

“哦,对,他已经离开了。”赵云澜这么想着。他下了床,来到了厨房。从柜子里翻出了泡面。是沈巍第一次来自己家,他给沈巍泡的那款。

赵云澜看着泡面,正这时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赵云澜叹了口气,认命地烧了水,把那桶泡面吃掉。

赵云澜看了眼时间还来得及,他出了门,来到了对门沈巍的房间。

他从门口下的毯子下面摸出了钥匙,打开门。灰尘扑面而来,赵云澜挥了挥手,轻车熟路的往沈巍的书房走去。

赵云澜看着满满一墙的自己静默无言,不知不觉间眼角划过泪水。

“小巍,你好狠的心呐。”

赵云澜一转头,便看到了书桌上摆着的他和沈巍的合影。赵云澜拿了起来,仔细的擦了擦。他把那张合影拿回了自己家,摆在了床头上。

正这时电话响了起来。打电话的人是大庆。

“喂,老赵,龙大出命案了!”

赵云澜瞳孔一紧,抓起皮衣就往外冲。

赵云澜直接去了龙城大学,只是打了个电话让他们赶紧过来。

“同学,你们这儿有没有一个叫沈巍的教授?中文系的。”

“沈巍?我们这里好像没有这个教授。抱歉了,要不你再问问别人?”

“谢谢……”赵云澜道了声谢,便失魂落魄的离开了。

走着走着就来到了第一次和沈巍相遇的地方。

“免贵姓沈,沈巍。”

“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沈教授就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或许我们以前真的见过吧,谁知道呢。”

忽然感觉到肩上一重,赵云澜转头看过去“死猫,你要吓死我?”

“老赵,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办案的时候还在出神?是在想哪家的佳人啊?”

“死猫,你再废话小心我扣你小鱼干。”

所有人都忘记了沈巍只有赵云澜一个人记得他的存在。

“沈巍呀,沈巍呀,你怎么就这么狠心啊,你为什么不把我的记忆也连带着一并消除呢?”赵云澜心想。

“老赵这是这次案子资料。”大庆把资料给他。

赵云澜翻开资料一看,所有的都和之前一样,只不过少了一个叫沈巍的教授而已。

“这手笔,一看就像是那边人的。”赵云澜咂了咂嘴说。

少了个沈巍斩魂使可不能消失吧?赵云澜在心底为自己的想法窃喜,他决定回去就用传令香召唤一下他试试。

赵云澜回去之后迫不及待地点上了传令香。

可是并没有出现那个人。

“老赵,我怎么觉得你今天有点怪怪的?你是不是中邪了?那边的通道不是永远给关闭了吗,我看呐,这案子顶多就是一个杀人案,只不过凶手作案手法高明罢了。”大庆看着赵云澜的一举一动说。

“嗯,也对,行了吧,这案子就这么结了吧。”赵云澜身心俱疲她叹了一口气,认命地说。

赵云澜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口的喘着气。

“云澜?怎么了?”沈巍从厨房探出头来说。

一眨眼的功夫,沈巍就走到了床边。

“我梦见你离开我了,幸好是梦。”赵云澜突然抱住沈巍说。

“有你在,我哪儿都不会去。”沈巍的语气坚定且真诚。

                                                                 end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镇魂同人】泥销骨

#伪全员向

#私设巍澜有了一个女儿

#依旧是人物归甜甜ooc归我

执笔:秦风不渡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001.

“诶,小巍,你说我们周末去哪里过好呢?”赵云澜不知道什么时候点上了烟叼在嘴里说。

“云澜,抽烟对身体不好,你不是说你要戒烟吗?”沈巍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夕阳透过窗台给他镀了一层金,仿佛神祗降世,好吧,本来就是神。“周末,我们就在家里陪糖糖吧,万一有案子怎么办?”

沈巍话音刚落,赵云澜的手机就响了起来,赵云澜任命的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不用想也知道又有案子了,还是大案子,否则汪徵是不会用特调局的座机给自己打电话的。赵云澜又看了一眼沈巍,叹了一口气说:“哎,你别说,真让你给说中了。我们走吧,来案子了。”

俩人为了节省时间,当然不是用正常的方式去特调局的。那俩人是谁?一个是大荒山圣,一个是成了圣的鬼王。

赵云澜抬手往虚空中一划。拉出了一个小型的任意门。两人踏了进去,准确无误地降落在特调局的沙发上。

特调局;

“汪徵来把案子讲一下,大庆你去幼儿园帮糖糖请假,然后把他送到太后那里。”赵云澜指挥到。

“赵局这个案子似乎有点复杂,根据下面传过来的资料讲案发现场就跟那次大战的时候一样,还有疑似三圣的神力残留。”汪徵把文件夹递给赵云澜,“案发现场的照片在里面。”

赵云澜盯着第三张照片上的金色法阵,若有所思“小巍,这是个什么法阵?”

沈巍在那张照片的上面划了划,那张照片瞬间放大了好几倍。沈巍皱了皱眉:“这个法阵似乎跟当年镇压大封的差不多,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也就是说,那个法正下面镇压着什么,有人误触了这个法阵,导致周围全部化为灰烬。”沈巍看了一眼赵云澜,再继续开口“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三圣现世了。”

赵云澜皱了皱眉,又点了一根烟狠狠地抽了几口“可是他们三个不都是身归混沌了吗?”赵云澜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虽然他们都身贵混沌了,但是有可能……嗯,他们有了继承者。”沈巍斟酌了好久才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002.

“小巍的分析也不是没有道理。案发地点在郊区的镇子里。我们收拾收拾出发吧,汪徵桑攒留在局里看家,其他人跟我出外勤。”赵云澜说。

小镇里静悄悄的,见不到一点生气,只听得到乌鸦的啼叫声。

“这个地方好冷啊。”郭长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打了个哆嗦。

“确实挺冷的。”赵云澜也打了个哆嗦,赵云澜皱了皱眉头。按理说属于昆仑君的神力已经恢复了,应该不会再怕冷了,可如今这地方冷的让他直打哆嗦,说明必有妖异。

“云澜。”沈巍把手覆在赵云澜的肩上,“暖和些了没?”沈巍倒是没感到多冷,只不过她感觉到这个地方似乎对他有排斥。

沈巍的脸色再给赵云澜渡完气之后就苍白了许多。“这个地方跟上次一样排斥我。”沈巍说完差点软在地,但还是勉勉强强地站住了脚。

“沈教授,你没有事情吧?”沈巍一抬头便迎上了郭长城关切的目光。郭长城从背包里拿出了水杯给沈巍。

“谢谢。”沈巍接过水杯拧开喝了一口水,朝郭长城道了声谢。

“我们到地方了。”赵云澜抬头看着前面的伏羲法阵说。

赵云澜轻轻啧了一声转头看向其他人“你们在这里给我和小巍护法,我们下去看看。”赵云澜看了看沈巍想了想又说“算了,我自己下去吧,你们不用担心我,我一会儿就上来。”

沈巍轻轻点了点头“云澜你把这个拿好。”沈巍从衣袖里拿出了一张传音符给赵云澜“有事情的话用这个给我传话。”

赵云澜接过那张传音符笑了笑说:“小巍,你信我不会有事的。”言罢就迈进了金色法阵之中。

赵云澜进了法阵发现下面漆黑一片,并没有什么东西,他已经猜到了一切,故作疑惑道:“小巍,这个法阵下面什么也没有啊。”

突然一道金光朝赵云澜打过来,赵云澜挥了挥镇魂鞭将那攻击拦了下来。“啧,什么东西?这张下面根本就什么都没有,对吧?你布下就毫无用处的伏羲阵目的就是为了镇压小巍吧?你以为他还是鬼王,可是你不知道他已经成了圣。”赵云澜看着黑暗中的某处,“其实就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三圣后裔,那个人就是你吧?白泽。”

“山圣大人果然是三圣大人。”一头银发的白泽从暗处现身,“不过您知道的的似乎晚了些。”

“你他妈这不是废话吗?你也猜错了,区区伏羲阵,这个还他妈是个残次品,你以为能镇压住他吗?”赵云澜勾起唇角,拿起了传音符“小巍可以了,动手吧。”话音落下,罡风直劈白泽。

白泽没有想到这一切躲闪不及。被重伤击晕在地。

赵云澜挥了挥手,白泽便消失了。

“小巍,我们回去吧。”赵云澜很自然地牵起了沈巍的手。“这地方也不错,我们在这里玩上一天再回龙城吧。”

沈巍点了点头,伏羲阵破了之后,他的脸色好了很多。

003.

“这地方风景挺不错的,我们在这里玩上一天再回龙城吧。”赵云澜说。

大庆咽下最后一条小鱼干拍了拍手说:“老赵,恐怕不行,刚才太后给我打电话说糖糖发烧了。”

“操,这小丫头一天到晚不让我跟小巍省点心。”赵云澜暗骂了一句,“小巍,我们回去吧。”赵云澜到底是担心自家闺女。

龙城;市医院;儿童病房

“妈,糖糖怎么就突然发起烧来了?今天早上不还是好好的吗?”赵云澜看着病床上躺着的小丫头,脸上满是担忧的神色。

“哎呦,我的乖孙女这是怎么了?来的时候不还是好好的吗?”赵心慈从外面进来说。

“我也不是很清楚,今天下午四点的时候糖糖突然说头热,我只好带着糖糖来医院,医生说只是普通发烧而已,先打退烧针。”沈溪说。

这个时候一直休息的沈千澜睁开了眼“呜~糖糖要澜爸爸和巍爸爸。”

“糖糖不哭啊,爸爸在呢。”沈巍手忙脚乱的去哄沈千澜。

赵云澜看着沈巍一系列堪称慌乱的动作,皱了皱眉,“爸,妈你们都先回去吧,这里有我和小巍呢。”

沈溪见儿子这么说二话不说便拉着赵心慈回去了。

等他们都离开之后,赵云澜拉上了窗帘。挥手就布上了一个结界,抱臂笑看的那个沈巍。

“你不是沈巍吧,或者说你是某一个芥子里的沈巍。我说的对吧?”赵云澜说。

沈巍顿了顿,并没有急于解释反而是扬唇一笑说:“对,没错,我是第十一个芥子里的沈巍。你和另一个我做了我想而不敢的事情。你放心,他没事。”

“你能给我讲讲那个昆仑和你的故事吗?糖糖又是怎么一回事?”赵云澜说。

沈巍瞪着一双颇为无辜的眼睛看着赵云澜。“她只是普通的发烧而已,跟我没有关系的。”沈巍忽然笑了起来说,“好啊,那我就给你讲讲。”

004.

昆仑山的山脚下有一座没有名字的孤坟野冢。没有人知道这座坟的来历以及主人。也没有人敢接近那里。

昆仑山是众神的聚集之地,凡人不敢接近。说是众神的聚集之地,其实不然,呼伦山上没有神明,只有一座孤零零的昆仑神殿和几间不知道什么时候盖起来的茅草屋。

神殿里供着什么神已经没有人知道了,不过听说似乎是昆仑山的山神。殿里并不破败,反而十分整洁。

不知又过了几百年,山脚下突然多出了好多村落,渐渐地不染凡尘的昆仑山也染上了人间的烟火味。

森林;

“哇啊,你别过来。”小孩儿拿着一截断掉的树枝指着面前不知道打自己多少倍的棕熊。

“放肆!谁准你们出来吓唬人了?”一道清冷却异常好听的声音传入小孩儿的耳中 忽然间,他突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气。

他抬起头来,便看见了一身黑袍戴着面具的男人,棕熊似乎很害怕那人。嘶吼了几声便像疯了似的逃回了丛林深处。

小孩儿仰起头来问:“大哥哥,你是神仙吗?大哥哥,你好厉害啊。大哥哥,你可以教我法术吗?”

黑袍男子并没有开口,回头看着小孩儿。眼里满是诧异以及半分欣喜神色。“快回家吧,这里不安全。”

小孩儿像是被提起了伤心事呜呜的哭了起来。“呜呜呜,我没有家,我的家人都死在了洪水里,是阿娘把我举到树上才活下来的。我叫阿昆”

黑袍男子伸出了手牵住了阿昆的手说:“你跟我回昆仑山吧。”

后来黑袍男子给阿昆起了一个新名字,叫做沈昆,过了几年,黑袍男子把沈昆送下了山,送到了京城长安。

沈昆就在长安住了下来,虽然黑袍男子再也没有出现过。但是他的身边却出现了一只黑猫。一遇到危险的时候。就会有一个黑袍人出来保护他。沈昆不知道黑袍人是谁,但是他总觉得他见过这个黑袍人。

后来沈昆因为一篇诗被当时的皇帝赏识,封了个闲散的官职。后来官场险恶沈昆辞了官云游四海去了。

005.

赵云澜猜出了那两个人的身份,他只是笑,并没有说话。

“我的时间到了,我应该回去了。谢谢你,昆仑……”

一阵白雾包围了他,片刻白雾散去,赵云澜抱住了他。“欢迎回家。”

“澜爸爸巍爸爸,糖糖饿啦。”沈千澜奶声奶气的说。

“糖糖打完针我们就回家。”沈巍笑了笑说。


此间岁月安好,不过你在我身侧,与我相伴偕行,共白首。

【镇魂同人】泥销骨
#预告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谁知道昆仑山山脚下面的孤坟上面连个墓碑都没有,谁知道里面埋着什么人?
     哎呀呀,我说你关心这个干什么?
      我倒是记得清楚每年都会有个黑衣人去那个地方,那地方冷的很平常都没有什么人去。那人好像还是个少年。
    每次去都在那里站上好久。叫他他也不回答。
      昆仑山的山脚下埋着神,是我的神。
     是照亮我孤冷人生的神,是我一直在找的人。
      小巍,回家了!

【镇魂同人】巍澜可期

#这又是一个娱乐圈AU

#巍澜

#背景神秘三金影帝巍×当红流量小生澜

#设定来自微博w青阑之蕴w太太已授权

#人物归甜甜,ooc归我

执笔:秦风不渡

——————

海星娱乐和地星娱乐达成合作意向的消息几乎轰炸了半个娱乐圈。

“红姐,今天找我来有事吗?”赵云澜嬉皮笑脸地说。

“你知道咱们海星娱乐和地星娱乐达成合作的事了吧。”祝红说。

赵云澜点了点头说:“你是说那部电影?我记得沈帝也会参演的,那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把合同签了吧。”

“这可不像是你的行事风格啊。”祝红说,“是不是为了赵总?”

“呸,你别在我面前提他,我哪是为了他,我是为了沈帝好吗?”赵云澜翻了个白眼说。

“哦,对,你还是沈巍的忠实粉呢。”祝红说,“对了,今天地星娱乐的小沈总要过来。”

“来就来呗,跟我说有什么用处?我又不能光明正大的站在他面前说你好,我是海星娱乐的少总裁。”赵云澜剥了一根棒棒糖说,“不过这地星娱乐也真是奇怪,大总裁从来不出现在公共场合,什么事情都交给那个小的来处理。”

“你沈帝今天刚刚从上海飞回来,那部《斩魂》昨天结束的杀青。”祝红说。

此时市区某个豪华别墅区;

“云澜……我终于能和你合作了。”沈巍看着一屋子的海报眼角染上了些许笑意。

突然手机铃声的响起打破了这一刻的宁静。

“喂,哥,搞定了,你定个开机日期吧!”电话那头响起了沈淮的声音。

“就4月6号吧。”沈巍看了一眼台历说。

“好,哥你先休息一个月,准备准备。”沈淮说。言罢就挂断了电话。

海星娱乐;会客室;

“赵总,是这样的我们沈总想把《镇魂》电影开机的日期定在下个月的6号开机,您看有没有问题,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们就这样定下吧。”沈淮说。

赵心慈微微皱了皱眉但还是轻轻的点了头“四月六号我记得是云澜出道的时间……”赵心慈心想。

“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就先告辞了。”沈淮对着赵心慈行了个欧洲绅士礼。

市区某公寓;

要是赵云澜的粉丝们知道他家正主住在这么小的一个公寓里还不得堵到海娱的门口要求给个说法,虽然正主不是太在意这些。

好吧,其实这个小公寓是赵云澜暂时的落脚点。人家住的地方可是和沈帝在一块的,虽然他本人并不知情。

索性这所公寓的保密性非常好,平常也就上下楼的邻居知道自家邻居是赵云澜之后会下来要个签名就算拍了照片也不会发到网上去。更何况房东还是赵云澜的朋友大庆所以赵云澜住在这里非常的安全。

一转眼时间就到了《镇魂》开机的日子。一时间各大媒体蜂拥而上,那段时间微博的热搜几乎全是有关《镇魂》,赵云澜和沈巍的,甚至两位正主还有了CP后援会。

《镇魂》的拍摄将近用了一年的时间,又加上审核什么的开发布会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年的夏初了。

最终确定了《镇魂》最终的上线时间定在了6.13。

市区某别墅区;

“诶!那不是小巍吗?他怎么也住在这里?”赵云澜眼尖打开车窗往外一瞧就看见了沈巍。“停车!”

“哎呦,我的赵祖宗欸,你又想干什么?”祝红说,“不就是沈巍吗?等等沈巍?”祝红说完这一句话之前赵云澜早已经下了车。

沈巍不喜欢自己回家的时候身边有助理跟着,所以他身边没有旁人。沈巍听见有人叫自己一回头就看见了赵云澜眼角不知不觉就染上了笑意。“赵先生?你也住在这里吗?”沈巍说。

“嗯,小巍你住在哪一套?有空我会过去玩的。”赵云澜嬉皮笑脸的说。

沈巍面上神色如常可实际上内心慌得一批。抬手指了指自己左手边第三排第一套。

“我们是邻居!”赵云澜顺着沈巍指的方向看了过去,面上十分的惊讶。

“你要不要进去坐坐?”沈巍说。

赵云澜点了点头说:“既然小巍邀请了那我也不好推辞。”

于是就这样赵云澜跟着沈巍回了沈巍的房子。

沈巍跟在赵云澜后面关上门。

赵云澜直挺挺的倒在了沙发上“小巍……我们明明都已经在一起了,为什么在外面还要装作只是好朋友的样子?”赵云澜轻车熟路的从桌子下面拿出了装零食的盒子打开捻了一块小饼干往嘴里一丢。

沈巍只是笑了笑说:“你今天晚上要吃什么?云澜。”

“只要是你做的我都喜欢,我今天想吃醋溜土豆丝了。”赵云澜说,“唔,小巍,我去楼上卧室睡一会儿。”

沈巍点了点头眼底的笑意根本藏不住。

沈巍做好了晚餐上楼去叫赵云澜。轻轻的在赵云澜的唇上落下一吻。

“云澜,起床了。”沈巍柔声说。

他没有想到的是刚才他的动作被狗仔拍了下来,几乎是一夜之间赵云澜留宿沈巍家的消息就登上了各大娱乐新闻的头条。

次日;大门

赵心慈从车上下来拦住了赵云澜“云澜……你应该离那个沈巍远一些。”赵心慈看着赵云澜说。

“赵总……跟谁交往是我的自由。”赵云澜说。

“于公我是你的上司,于私我是你的父亲。”赵心慈说。“那个沈巍……是星娱的总裁。”

地星娱乐;

“沈总。”前台小姐冲着沈巍喊了一句,沈巍轻轻的点了点头便上了楼。

总裁办公室;

“把消息压下去。”沈巍冷漠的开口。

“是,沈总。”

某咖啡馆;

“小巍……为什么骗我?”赵云澜看着沈巍说。

沈巍的手顿了顿“云澜……我不会害你。”

“只要你说我就信。”赵云澜说,“我们公开吧。”

沈巍点了点头。

半个月之后沈巍和赵云澜凭借《镇魂》再一次获得了三个奖项,借着颁奖典礼赵云澜和沈巍的恋人关系向大半个娱乐圈公开。

沈巍也承认了自己地星娱乐总裁的身份。

拨云见日,巍澜可期

【镇魂同人】一袖春

#大概是个全员向

#巍澜/楚郭

#人物归甜甜ooc归我

执笔:秦风不渡

“我揽一袖春,经行处,丈寒雪化春霜。”

001/嗅雪归

 龙城下第一场的雪的时候龙城大学不知道为什么就放了假这可乐坏了那群为了沈巍来龙大的学子们了。

  赵云澜眯了眯眼心中盘算着利用这三天假期怎么跟自家媳妇过二人世界。

  最后,赵云澜信手一挥决定给特调局里的那一群“妖魔鬼怪”放三天假期让他们好好放松一下,虽然平常也没什么大案子。

  当赵云澜把这个消息告诉特调局的人的时候其他人都欢呼雀跃唯独祝红翻了个白眼从冰箱里拿出一盒生的冻牛肉放进嘴里嘎嘣嘎嘣的嚼着。

 “你是想跟你家沈教授过二人世界吧。”祝红翻了个白眼说。

  “不如我们一起回趟昆仑山吧,或者……我给你们讲之前的故事。”一直低着头看报纸的沈巍开了口,前者沈巍脱口而出,后者沈巍思量了几秒钟才说。

 赵云澜的眼睛亮了亮当即拍手叫好:“好,我们就听小巍讲过去的故事。”

 其他人自然是跟着叫好,局长夫人的提议怎么能拒绝呢?

  “诶,对了,林静,你去买些零食回来,钱从你的工资里扣。”赵云澜转头看了一眼笑嘻嘻的林静说。

  “啊,老大!我最近没干什么啊。”林静一听这话立刻苦着一张脸,朝沈巍投去求救的目光。

  沈巍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挥了挥手他们面前的桌子上就出现了好几盘精致的糕点。

  赵云澜噗嗤一笑“行了,刚才是闹你的,你们的老大我像是那种随便扣你们钱的人吗?”

  众人纷纷摇头。

002/恨冬早

沈巍接过郭长城递给他的水杯喝了一口水,清了清嗓子。

这才开始讲故事。

沈巍将昆仑君每一世的转世都记得清清楚楚,这一世昆仑君的转世是个小乞丐。说是小乞丐,却有着极为富贵的面相。

沈巍寻到昆仑的时候正值隆冬,神位是在街头的胡同里寻找当时只有十岁的昆仑,哦,不对,应该是叫苏渊。

苏渊是这条街上年龄最小的乞丐,因为年龄小时常受到别的乞丐的欺负,常常饥一顿饱一顿的。

沈巍很早之前就注意到了苏渊,只不过当时他还不确定苏渊是不是他要找的,知道黑猫大庆的出现让他确定了苏渊就是他要找的。

   那天一直下大雪的洛阳城终于停了雪。

沈巍换了一身白色长袍,拿着些从小巷子前头卖包子的铺子上买来的时候包子,和几条农户腌的鱼。

沈巍站在苏渊和大庆的面前,看着彼时正窝在苏渊怀里的大庆低声唤了句:“你是昆仑养的那只黑猫吧?你叫大庆对吧?我记得你是吃鲜鱼的,不过我这里没有新鲜的鱼,只有这个。”沈巍把鱼放到了大庆的前面,然后把包子递给苏渊“苏渊,给你。”

兴许是苏渊饿了太久,接过了包子就开始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喵呜!”大庆从苏渊怀里跳下来,弓着身子作出攻击的姿态看着沈巍。“你是什么人?你应该是下面的人吧,你接近他有什么目的?”

“你猜得不错,我确实是下面的人,我名沈巍,自大不敬之地而来。”沈巍说完自嘲的笑了笑。

沈巍这一笑,却把大庆惊了一个哆嗦。“您是传说中的那位斩魂使?您来是有什么事吗?”

“这些年来,谢谢你的照顾了。我做的这一切,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的,所以你们要跟我回去吗? ”沈巍站了起来,抚去了身上根本不存在的尘土。

苏渊皱了皱眉,他当然知道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黑猫会说话。但是斩魂使又是什么人?昆仑又是谁?他们和大庆……

“沈先生,你怎么也在这个地方?”郭远之从小校的另一头走了出来,正好看见沈巍。

“远之?”沈巍听到郭远之的声音抬起了头。

很显然,苏渊听到郭远之的声音之后站了起来,朝着他噔噔的跑了过去。喊了一声“远之哥哥。”

沈巍听到这一声哥哥,愣了愣神。他想起了一个被自己埋在记忆深处不愿提起来的人,他的双生弟弟——鬼面。

沈巍回过神来,看着郭远之“你们两个认识?”

“嗯……沈先生倒也不是多熟,之前我有空就会过来看一看这些人。”郭远之挠了挠头。“沈先生这是?”

沈巍看了看怀里的猫“我过来找我的猫。”沈巍看了看自己怀里的猫,又看了眼苏渊“你要跟我们一块儿回家吗?”

苏渊瞪大了双眼看着沈巍:“跟你回去能每天都有热乎乎的肉包子吃吗?”

沈巍笑着点了点头。

苏渊见他点头,迅速的也点了点头,生怕下一秒沈巍会反悔。

“你等等我收拾一下。”苏渊转身去草垛里翻找着自己的包袱。

“沈先生,时辰也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不然我娘又派家丁出来找我了,到时候就又有麻烦了。”郭远之说。

沈巍点了点头说:“你快先回去吧,我们也回去吧。”

书渊点了点头。

于是就这样苏渊跟着沈巍回了家。

003.恨春迟

沈巍在人间的托身是个年轻的教书先生,正好在郭家的私塾里教书。

郭远志的父亲郭贤是洛阳的县令。平时为人乐善好施。唯一的儿子郭远之也是个大善人,每日只要走了空子就会走街串巷来给这些乞丐们分发食物以及衣裳。在街坊邻里之间得了个“小善人”的称呼。

苏渊同沈巍回了沈巍的院子里。

院子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不过三间房一个院子一畦田地罢了。

沈巍从院子的井里打了一桶水倒进木盆里,伸手在木桶里划了划。“苏渊把衣服脱了,过来洗澡。”沈巍说,“你自己过来洗……我不会看的。”

苏渊点了点头脱下衣服,跨进了木盆里。

过了半个时辰苏渊并洗完了澡。沈巍拿了一套衣袍过来给他。“换上,过来我教你认字。”沈巍看了他一眼,眼角染上了些笑意状似不经意的开口“你那包袱里都是些什么?”

“切,小爷我可不是什么乞丐,小爷我可是金陵苏家的小少爷。只不过五岁那年贪玩被人贩子拐到了这里。”苏渊满脸不屑地看着沈巍“郭家那小子喊你沈先生,至于你叫什么?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叫巍吧,至于我那包袱里装着什么,我包袱里面装着一块儿可以证明我身份的玉佩。还有一块儿我七岁那年,那只肥的不像话的猫叼给我的一块破木牌。好像叫什么镇魂令。”苏渊自顾自的说,“他也没告诉这个东西有什么用。”

“镇魂令是昆仑君留下的用来协助下面的人抓捕投到上面的鬼的。”大庆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蹿了出来,优雅的舔了舔自己的爪子说。

“你可以把那块镇魂令拿给我看看吗?”沈巍说,“你要是不愿意也不用勉强。”

苏渊跑进了屋子里把自己的包袱拿出,当着沈巍的面拆开包袱拿出了那块儿镇魂令给沈巍。

沈巍接过来放在手心里,“苏渊,你这个名字倒是很好,飞龙在天,鱼跃于渊。”沈魏因着有昆仑君神筋的缘故,所以他摸着镇魂令并不觉得灼手。

大庆突然弓起了身子,喵呜喵呜的直叫唤。

刹那间天昏地暗,苏渊却并不慌张,慢慢悠悠的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一张黄符纸。

“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用了?”苏渊轻飘飘的丢下了一句话这样的扶植猛的一甩,“哎呀,失灵了。”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上来!”突然一道清冷的呵斥声传入了苏渊的耳中。

世间万物都仿佛静止了一般,苏渊吸了一口气,紧接着他闻到了一股香气,那股香气不算太浓,却也刚好让人嗅出。

宽大的黑袍遮住了那人的全部身体,脸上也带着面具,让人看不清面容。

来人抬起了手中的刀,苏渊只觉得那人的刀锋晃了他的眼,他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天地间一片清明,黑袍人也没了踪影。

“唔……刚刚发生了什么?”沈巍看了看苏渊,“我们明日便启程,我送你回苏家。”

苏渊只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算是默许了沈巍的决定。

第二天一早,沈巍便领着苏渊一块儿去郭府告别。

“沈先生,你和小渊真的要走?”郭远之说,眼里满是不舍。“我也没有别的东西可以给你们这些银子你们拿着当路上的盘缠用吧。”郭远之把手里的银袋给了沈巍。沈巍推辞了好一会儿,拗实在熬不过过远之只好把银袋收了起来。

“远之你是一个好人,你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好的父母官。”沈巍说。

沈巍辞别了郭贤一家,便领着苏渊带着大庆上了路。

004.繁华世

岐阳山;楚家寨

“老大,我们从小路上劫了俩人,还是俩穷鬼,浑身上下没几分钱。其中一个看起来还是个书生,您看要不然我们就放了吧。”喽啰说。

“带进来我看看。”坐在虎皮椅上的青年男子眯了眯眼摸了摸腰上的环刀从虎皮椅上跳了下来。

不一会儿喽啰们就领着沈巍和苏渊进来了。青年男子一看见沈巍面色一变,快步走到沈巍面前替他松了绳子。

“沈先生。”青年男子十分恭敬的喊了沈巍一声,“想不到我家兄弟竟然绑了您,实在是我楚翊对不住你。不过,沈先生您过岐阳山有何事?”

沈巍这才抬起头来看他。“小翊原来是你啊,我们要去金陵。”沈巍说。

“先生既然来了我楚家寨,便在这里住上一晚再走也不迟。更何况天色已经晚了,我这就吩咐兄弟们去给先生小先生收拾房间。”楚翊说,“对了,那小孩儿现在还好吧?”

“远之现在挺好的。”沈巍说,“我们便在这里住一宿再走吧。”

苏渊点了点头道:“在这里住一晚总比随便找个山洞随便凑合一晚的好。”语气里带着满满的嫌弃。

“反正我早就习惯了。”沈巍呢喃道。

原来三年前,楚翊随着自己的父亲进了洛阳城,因自己不小心被郭贤给抓了起来吊在了自家后院。幸亏沈巍和郭远之救了他。

次日;

“小翊,时辰也不早了,我们该出发了,后会有期。”沈巍看着楚翊说。

沈巍带着苏渊拿着盘缠下了岐阳山,快到了金陵城的时侯,天已经黑了。沈巍和苏渊借宿在一家汪姓中年夫妻的家里。

可惜那对中年夫妻的家里并不好过,他们家里还有这一个从他们并无亲缘关系的李姓老人要养。

沈巍盘缠留了一半给汪家夫妻,反正也快到了金陵,自己和苏渊赶在第二天晌午之前进了金陵。

苏宅;

“在下沈巍,请见苏老爷和苏夫人。”沈巍说。

“你是什么人?去去去。我们家老爷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看守大门的家丁说。

“沈先生,算了吧,他们要是不想认我那就算了。我就跟着你回洛阳,反正苏家有苏珩,我也不重要。”苏渊敛了敛眸。

“我既然把你送了回来就要把你送进苏家的大门,我们先去找家客栈住下吧。”沈巍说。

苏渊点了点头。

苏渊和沈巍找了一家挂在苏家名下的客栈住了下来。

次日;客栈

苏渊揉了揉眼打了个哈欠,从楼梯走了下来,良久才看清楚下面的状况。

苏渊冷哼了一声。环顾四周发现并没有沈巍的踪迹。

“小渊,跟兄长回家好不好?”苏珩说。

“兄长?我哥是苏清,不是你。苏家这个时候想起来更要我回家了。当初我失踪的时候怎么没找?”苏渊抬头看了一眼苏珩淡漠的开口。

“小渊发生了什么事情?”沈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苏鸭的身后。“想必这位便是当今苏家的掌门人吧。”

苏珩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把沈巍这个教书先生放在眼里。

“小渊,你回去吧。只要你想,我就在。”沈巍看了眼苏珩又看了一眼苏渊笑了笑说。

他本来想带着苏渊一同回洛阳,可奈何昨晚神农药钵不知道怎么就寻到了他。拿着当初他和神农定下的金边契约用昆仑来压他。

但是昆仑便可以把沈巍拖入万丈深渊,让他万劫不复。

“小巍……”苏渊看了眼沈巍又看了眼苏珩说,“哥,我跟你回去。”

沈巍在那一瞬间愣住了,他萌生了想要带他离开这里的心思,但是心里又有个声音在告诉他“沈巍,你这样会害死他的。”

后来,苏渊跟着苏珩回了苏家,可沈巍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转眼五年又过去了,苏渊已经成了金翎城一带最有名的公子哥了,可惜天有不测风云。边境遭到了敌国的入侵。苏渊瞒着苏珩偷偷加入了军队,路上还遇上了楚翊以及一个游医林生。

再后来,他们大获全胜,班师回朝。

回到长安之后受了皇帝的封赏。唯独苏渊请命去洛阳。只要了路上的盘缠,以及上任的诏书。

苏渊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到了该娶妻生子的年纪。可惜苏渊愣是没有看上的姑娘。

苏渊再次回到洛阳城的时候,洛阳城的县令已经换了人,不是别人正是郭远之。

苏渊从皇帝那里讨了个县丞来当,反正如今洛阳城被郭远之治理的仅仅有条,也出不了什么大事。

就是总有些小鬼啊什么的上来找麻烦。所幸都是些小鬼也惹不上什么大麻烦,如果真惹上了大麻烦,那位也不会不理的。

好吧,事实上是苏渊在捉鬼上一旦遇上了大麻烦那位总会第一位及时出现。

苏渊在县丞这个位置上坐了三年便腻了,他又看不惯官场上的龌龊事。索性辞了官,找了个山清水秀的地方隐居去了。

三十年后;草屋

苏渊咳了好几声,他知道自己大限将至。恍恍惚惚间,他好像又闻见了那冷香。他费力地睁开双眼便看见了斩魂使和黑白鬼使。

斩魂使稍稍抬手苏渊的鬼魂便出体了。斩魂使转头“有了二位鬼差挖个坑,将他的尸首埋了。”

“大人说的哪里话,属下们这就去办。”白无常言罢就拉着黑无常挖坑去了。

斩魂使蹲下身来,摘下了面具抬手抚上了大庆的头顶,把大庆遇到自己的记忆给消除了。又转头看着苏渊,良久才开口道:“昆仑……我们走吧,我引你渡过忘川入轮回。”

005/一袖春

苏渊看了一眼沈巍笑了笑没有说话,跟在沈巍身后看着他把自己的身体放入坑中埋上。

沈巍抬头看了一眼赵云澜见赵云澜沉着脸“云澜……”

“小巍,你这些年都是这么过来的?”赵云澜说,其实赵云澜都知道,但是他还是忍不住问沈巍。

“其实。昆仑每入一次轮回之前,都会有之前的记忆。”沈巍点了点头说。

好在,他们历经了百劫千难,涉过无数山水,经历过无数个日夜轮转,四季交替。最终重逢在了这里。至此之后,便不会再分离。

我揽一袖春,经行处,万丈寒雪化春霜。

                                                end

行吧,我知道不像别打我

【镇魂同人】扒一扒沈总裁

#没错,是我还是我。这仍然是个论坛体。

#依然是ooc归我人物甜甜

#你们可爱的澜澜和糖糖亲自上阵。

#就问你们高不高兴,激不激动。

执笔:秦风不渡

——龙城论坛——娱乐八卦——吐槽专区

1L楼主

我赵云澜今天就要实名控诉一下沈巍,对,没错,就是你们沈总。哼,大居蹄子!

说好爱我一辈子呢!呵沈心曲,你跟你爹我抢男人,我告诉你这一辈子你都是抢不赢我的。虽然现在你沈爸爸很宠你。

2L白夜行

嫂嫂……你,罢辽。

3L

我靠,是小澜澜耶!我可以要签名吗?

4L

天呐,我居然能在论坛看见澜澜。妈耶,我不是眼花。

5L

我,路遇沈总裁,只不过沈总裁好像阴着脸。【沈巍jpg】

6L楼主——云澜沧海V

【无所畏惧jpg】我就是腰断了,我也一定要控诉他。沈巍你个大居蹄子。

7L糖糖V

澜爸爸,巍巍刚刚跟我打电话说他马上到家。

8L糖糖后援会

糖糖小可爱!给姐姐抱抱吗!

9L白夜行V

嫂嫂,你保重就是了,糖糖来跟我走,叔带你去玩,不掺和你爹和你爸打架。【白眼jpg】

10L糖糖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小叔叔巍巍要打澜澜,糖糖不走糖糖要保护澜澜。

11L楼主

啊,还是自家闺女好。

12L巍澜后援会

嗯!什么巍澜要打架?快快快,小汽车安排上小汽车安排上。

13L江湖不见君V

我这就去写!【苍蝇搓手jpg】

14L

我靠江湖太太出现了,太太终于记起了你的论坛密码!/劳烦楼下给个队形,谢谢。

15L

我靠江湖太太出现了,太太终于记起了你的论坛密码!/劳烦楼下给个队形,谢谢。

16L白夜行V

江湖太太,您的《时间飞行》更新了吗?

17L江湖不见君V

兄弟们,现在有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摆在我面前。你们说我是该开车还是该去更新《时间飞行》。

我是十分想开车的,但是小沈总亲自催更……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18L白夜行V

哦,对了。我还忘记了一件事情。我之前把《时间飞行》拿给我哥看了,我哥说考虑一下可以拍电视剧或者电影。 嗯,就我哥和我嫂子两个主演。

19L

哇靠,这消息好劲爆。等等这就是说澜澜和巍巍可能会考虑复出?等一下我们是不是应该关心一下楼主去哪里了?已经一个小时了。

20L楼主——云澜沧海

大家好,我回来了。大家好,我该走了。【生无可恋jpg】

21L山河娱乐官博V

我靠,刚刚沈总在微信发消息说《时间飞行》要拍电影?要我们抓紧筹备。我记得《时间飞行》好像是江湖太太写的来着。

22L

哇塞,官博都这么说了这个消息怕不是实锤。有没有哪位好心的大佬可以给我一下《时间飞行》的链接?

23L白夜行V

《时间飞行》by江湖路远,不见君。

24L沈巍V

嗯,《时间飞行》确实要拍电影。请大家多多支持。

25L楼主——云澜沧海V

嗯,《时间飞行》要拍电影了。请大家多多支持,到时候我和小巍会复出。我们两个是主演哟。

26L巍巍昆仑V

嗯,已经敲定了,我是导演。

27L

我靠!是昆仑大佬。我能有签名吗?我能要合影吗?

28L管理员

楼,该封了。

————管理员已将此楼封死——